快捷搜索:

出海+2b,字节跳动的Lark打的是什么算盘?

原标题:出海+2b,字节跳动的Lark打的是什么算盘?

进入2019年,字节跳动着急做第一件事就宣布一系列新产品的发布,先是2c的多闪,之后是2b的Lark。4月3日,Lark正式上线,被认为是对标钉钉或企业微信的产品。

字节跳动的第一个海外+2b产品

字节跳动孵化企业即时通讯产品Lark的传闻从2017年11月就有了。据technode的报道,2018年11月,Lark取代钉钉,成为字节跳动内部沟通与合作的平台。经过了两年的孵化和内部使用,Lark终于在今年4月上线。

但和国内两款产品相比,Lark并非先在国内市场试水,而是选择了海外市场——在新加坡成立公司,在美国设立支持团队团队。

据The Information的报道,今年3月,一个名为Lark Technologies的字节跳动子公司在新加坡成立。Lark使用了Amazon Web Services (AWS)来提供基础设施服务,它的支持团队(为用户提供服务支持)位于加州湾区。此举被认为其首站目标是美国市场。

3月21日,Lark平台进入“早鸟”阶段,每天定量开放注册名额但只有受邀才能使用。根据Lark的网站介绍,该应用的访问权限将滚动扩展。

在目前的版本中,Lark针对普通用户每天开放了一定的注册名额,同时还可以根据企业规模和需求的不同,为其提供free、basic、business和enterprise四种服务。

实际上,Lark并非只注重海外市场,国内版Lark早在2018年6月上线,取名“飞书”。不过目前尚未对普通用户开放注册窗口,只有被邀请的企业用户才能使用。

和其他同类产品相似,Lark具备共享日历、文档在线协作和IM聊天三个功能。同时,Lark有在线音视频会议等企业服务。不过,Lark去掉了考勤、流程管理、财务报销等其他常规企业办公功能。

Lark已经可以在App Store下载,但仅限于海外手机号注册

Lark界面第一屏

为什么是“海外+2b”?

从2017年~2018年,字节跳动投资并购了一些相关公司,比如投资了石墨文档,坚果云,收购了朝夕日历、幕布。为了第一款出海2b产品Lark,字节跳动也是煞费苦心。

据极客公园从公司内部高管负责的业务线内容中发现,字节跳动给了Lark一个类似子公司的配置——唯一一个自带产品研发和商业化变现(monetization)配置的部门。Lark受到高度重视,字节跳动还计划到今年年底将Lark的团队规模扩大一倍至1000人。

Lark被这般重视,是因为字节跳动此前的布局都是2c领域,Lark的出现则说明,字节跳动向2b的转向。Lark也是继TikTok之后,第二个出海的头条系产品。

2018年,张一鸣在回答钱颖一提出的“下半场新用户红利消失,头条如何应对的问题”时提到了两点:场景更丰富+价值链更深;全球化+拓展网络边界(e.g. IOT)+2C转2B(底层基础设施) 。

从2c转向2b,张一鸣说:

“过去我们做2c的业务,其实更有难度的是b端业务,t2c端的产品用的数据库、云计算还是芯片、支付系统,其实是ICT产业的更底层,如果c端做完可以往上游进入B端基础设施,如果能做成,是对中国科技企业的提高。无论是获取用户红利还是市场营销还是社交传播,更多要打全球化,才能够进入上游更有难度的工作。”

可以肯定的是,在2c领域已经积累沉淀的字节跳动早就开始了向2c的转身。至于为什么选择出海,首先基于张一鸣的判断。

在2016年11月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,张一鸣指出:“中国的互联网人口,只占全球互联网人口的五分之一,如果不在全球配置资源,追求规模化效应的产品,五分之一,无法跟五分之四竞争,所以出海是必然的。”

Lark将打价格战?相对Slack及G Suite,同样是基础版本,Lark的价格不到Slack的三分之一,不到G Suite的一半

一些业界观点认为,Lark的首站选在海外是为了避开与钉钉及企业微信的“正面刚”新京报指出,钉钉依靠后发优势,有超越RTX的势头,企业微信则在移动端对RTX形成了承接和补足)

但相比国内市场,海外市场的办公场景争夺站更加激烈,比如微软Office 365、谷歌的G Suite、Slack。还有更加细分的平台/产品:擅长表格的Airtable、Trello,擅长笔记和文档的Quip、Evernote等等。

根据Gartner的数据,微软的Office套件控制了近88%的市场。谷歌基于云的文档、电子表格和演示应用程序G Suite位居第二,9.7%。

自媒体乱翻书认为,Lark对标的并不是钉钉,而是G suite。Lark的协作文档和共享日历功能分别与Google Docs和Google Calendar非常相似。“Lark的定位是做移动时代年轻的office365与谷歌G Suite。面向海外,产品主打移动化,轻量化。”

尽管海外的竞争更加激烈,但是更大的机会也在这里。

经纬中国合伙人左凌烨曾在2015年分享过一组数据:私募市场上,企业服务类公司融资总额超过100亿美金,这些公司的估值总和达到千亿美金量级——

“美国三家大的企业服务领军公司Oracle、SAP、Salesforce,市值总和3500亿美金左右……像Salesforce,在40亿美金收入的时候还在保持40%的复合增长。Workday更可怕,年收入10亿美金,还能保持年复合70%的增长。”

拿Slack举例,去年3月,Slack的周活跃用户数字是900万,平台拥有超过5万个付费企业用户,其估值高达50亿美元。去年8月,这家公司在完成新一轮融资后,估值上涨至71亿美元。

相比之下,国内的付费企业服务市场还不成熟。首先,国内用户对于此类产品的认知和需求较低;其次,国内外用户习惯大不相同,引用深响的观点:国内企业办公套件的选择,更多的是一个自上而下的过程,核心满足的是企业决策者对管理的考量,而非是一线普通员工日常在线协同办公的考量。这一点在海外市场,已经逐渐产生了变化。一个明显的差异是:中国以IM为主,美国以邮件为主。

就以上几点原因来看,出海+2b似乎成了字节跳动为Lark作出的正确选择,至于这条路是否走得通,还需要时间验证。

复制口令 【 Hl8dlxaX 】打开最新版本虎嗅APP(v5.7.2),即可领取虎嗅黑卡权益,3日内有效哦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